相关文章

[街谈]古有郑人买履,今有东莞买校服

来源网址:

  东莞素有“服装之都”的美誉,但是东莞市莞城区小学校服却出自福建企业。近日南都连续报道东莞小学校服招标疑云,揭示不合格校服的来龙去脉。

  投标经办人王某平懂不懂裁缝不知道,但投标绝对是高手。不光莞城小学校服由他经手中标,其他镇街也多有斩获。他背后依托的是全国最大的校服生产基地,惠安县螺阳镇。在那个镇,一户农家作坊能供应一个县,甚至一个地级市的校服。那些作坊很不美观,但是作坊简陋不是罪过。类似的服装家庭作坊在东莞有很多,广州也不少,商店里很多美轮美奂的服装就出自这类作坊。吃鸡蛋就好了,何必去考察母鸡的屁股?

  人们往往下意识地将两件并无因果关系的事情牵扯在一起。商品广告通常是利用这个人性弱点,借美女帅哥提升顾客感受。可以想象得到,由于技术透明,竞争激烈,那些家庭作坊只能赚到劳务费。因为收入菲薄,所以作坊简陋,这才是真正的因果关系。

  近年来以反腐败的名义,政府采购按规定一律招标,但是招标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招标方法越复杂,投标就越精密。以至于生产企业应付不了,只能求助于擅长投标的企业或个人去做,这也是一种纵向分工。这种纵向分工远远超出校服行业,几乎涉及所有政府采购招标领域。中标企业可能什么也不生产,它的服务就是投标,这也叫术业有专攻吧。

  这很像郑人买履的寓言故事,招投标相当于郑人回家取尺子的功夫,基本上浪费掉了。过于注重招投标的反腐功能,让我们忽视了校服本身的质量问题。试图靠加强政府管制设置繁琐程序来反腐败,目前看来不仅徒劳,而且还加剧了危害。如果靠质监部门检验能保证质量,就不会出毒奶粉事件。

  程序越繁琐,其中的主体便离自然人越远。自然人有七情六欲,要面子,法人没有。郑人买履的愚蠢在于信尺子,不信自己的脚。校服质量的解决之道,是去除多余的环节,要相信学校老师和家长的辨别能力。 □余以为